嚴狗狗

愛一個人,怕沒有回報,因為沒有回報便怕會受傷,莎莉建議,對這個心理恐懼的應對辦法,是去愛得更多,愛得更深。事實上也如是,你對愛有所保留的時候,口雖然沒有說,但對方是能感覺到你的愛情沒有到位的。一方有所保留,另一方也會下意識減一點,長久下去便成了惡性循環。人的心菩薩與惡魔同時存在,菩薩小一點,惡魔便大一點,你用心中的菩薩與人相處,人家也會用心中的菩薩與你相處。
這是愛一個人的時候可能會出現的問題,但愛一隻寵物的時候,永遠不怕沒有回報,結果是永遠有回報。莎莉丟了小狗青青後,長時間地沮喪而且傷心,她說,有如丟了家人一樣難過,她在電話感覺到我沒有什麼反應,生氣了,說我是那種典型的「動物就是畜牲」鳥人。認識十年,我沒有見過她那麼生氣。其實她是誤會了,我是不知道怎麼安慰她。我給她寫了封電郵,鄭重表明我愛動物的立場,而且為了證明動物們在我心中的地位,我在下款的地方簽上一個新名字: Yim Dog──嚴狗狗。
後來證明,我其實還是只能理解莎莉當時的心情,而未能體會她的感覺。這是我看了一部九十分鐘長的紀錄片《愛與狗同行》 This Darling life之後才悟到的。這部電影一樣的紀錄片是香港導演陳安琪所拍,用了很多年去紀錄了一群人和寵物的生活,有四個字可以概括這部電影給觀眾的感覺:感人肺腑!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