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槍戰糖尿實錄(下)

我連續寫了幾天鳥槍戰糖尿病實例,起因是一位叫 TSE讀者的來信,他發現自己有糖尿病,但是下定了決心不吃西藥,選擇按照《半畝田》介紹的民間療法為自己治療,我和他通了三個月信,這兩天他才告訴我,他竟然是一位在醫管局診所工作的職員。我自己覺得,這好比是一個現代啟示錄,現代醫學的弊病,在「裏面」的人肯定比我們在「外面」的人知道的清楚,「從五月尾得知有此病,便知道不能長期靠食藥,只會愈食愈多,最後就是打 insulin(胰島素)」。現代醫學是一門堵截和砍殺的醫學,比如有了糖尿病,就堵截砍殺糖尿,不會考慮從整體去改變身體素質,讓出現糖尿的環境改變,然後讓病自然受控制。
不過且慢,我們所鼓勵的整體療法還沒有最後勝利,在 TSE先生最近的通信裏,他還在等一項測試報告,他說:「最重要的,是血糖 glucose fasting6.1,正常是 5.7,<6.9,現在就是 border line(剛剛及格)。還有一樣 HbA1c未出,可能會高一點。」 HbA1c是糖化血紅蛋白,可以反映一名糖尿病患者在以往幾個月的時間內糖尿病控制狀況的好壞。如果這一項通不過,可能他三個月的努力還是白費,醫生還是要他吃藥,他會非常的失望,我會更失望。但是我能做什麼呢?(待續)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