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處女地

「我太太因早兩年懷孕而得到糖尿病,現每日都要注射胰島素,請問如想按照民間療法去治療,那胰島素需不需要停止注射?讀者 Kenneth上」
如果你每天都看《半畝田》,已經瞭解到妊娠期間的糖尿病是有可能用民間療法治好的,然後再看上面的來信,會不會很替這位現在每天要打胰島素的媽媽感到不值?這一打就是一輩子了。現在改用民間療法是否可以停止胰島素的注射?我實在回答不出,民間療法是一片很古老的處女地,專業醫生不會去開發,民間能夠像《蘋果》的讀者這樣每天都在參與、發現和分享的,大概在世界上也少有。所以我建議 Kenneth找一位心胸開放的好醫生,讓醫生和你的夫人一起去做這一項健康發現工程,然後和大家分享經驗,讓更多人從你的經驗中得到健康。 Dr. Who本來是最佳人選,可惜他已經移民澳洲了。
選擇用民間療法需要家人的支持,哺乳中的讀者「媽媽 BIN」說:「醫生開給我的胃藥 Famotidine藥性是會分泌進奶水裏的,所以吃藥等於是叫我要放棄餵人奶。家人卻又說民間偏方不可盡信,還是老老實實相信科學相信醫生。一番話說得我進退維谷。」出於做媽媽的本能,為了孩子的未來健康,「媽媽 BIN」堅決不胡亂吃西藥。我不懂醫藥,但是我也不禁疑惑,醫生明知道病人在哺乳,為什麼隨隨便便就開含化學品的藥物?
生榨馬鈴薯汁中加一個蘋果榨汁,可以壓制馬鈴薯芽眼處中的毒素。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