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棕毛孩子

一隻狗的生命大概是十五年,你把一個小生命帶回家,照顧她,而小生命也陪伴你十五年,風風雨雨,不離不棄,十五年後小生命要走了,留也留不住。你把老照片翻出來,追憶這十五年來與她一起走過的日子,而你自己的一段生命也在眼前重溫一次,十五年,人生有幾個十五年?
在《愛與狗同行》中,導演紀錄了其中一位狗主人,香港「寵物醫生」創始者,她在小狗「百年」後,為小狗舉行了一場法事,幾位僧人肅穆地為這個剛離世的生靈念經,親友們一個個到小狗遺體前告別。小狗不但從她少女的時候守候到今天,還發了她成立「寵物醫生」的靈感,動了她的潛能,成就了她一番事業,給很多需要照顧的人帶來了溫暖,在社會上散播了正面積極的訊息。
莎莉家中的幾隻寵物都先後去世了,那隻深色的大土狗──莎莉口中「英俊的棕毛孩子」,那隻雞皮鶴髮的哈巴狗,還有那隻會在莎莉身上打滾撒野的鸚鵡。失而復得的小狗青青是後來的家庭成員,莎莉等她回家後,便入院治病,青青由朋友代養,但在莎莉走前三個月,青青卻先她而去了,就像一個忠心的臣子,在主君走之前先行動身去彼方安排打點。
《愛與狗同行》在莎莉去世後第三天開始打廣告,正在我懷念她的時候,突然在信箱看見她與青青的照片,是作為電影廣告出現的。電影中她向鏡頭講的一番話,也正好解開了我的一個心結。人間有很多錯綜複雜的事,表面上都好像因人的意志而出現,事實上又好像有隻大手在後面操縱。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