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心是藥庫

東子師傅是東北人,他離開老家南下之前,知道老父親愛喝酒,為了盡孝心,他預先為老父預備了一年的酒,老父的酒量,是每天兩斤60度的白酒,兩斤就是兩升,每天兩斤,一年就是八百斤!
我去東北玩的時候見過老人家,他每天早上四、五點起床,起床就喝酒,一直喝到晚上,天天如此,我看見他的時候, 他帶着幾分兒酒仙的憨,笑眯眯的,精神很好,其實,老人剛從癌症恢復過來。
事出於東子的弟弟問老人借了兩萬元做生意,虧了!兩萬元在老人心中極其重大,就在十來天的功夫裏,老人的脖子上眼見就長起來一個5公分大小的瘤,確診是淋巴癌,明顯是氣出來、屈出來的。東子師傅是氣功治療師,可是這時候他人在南方,他沒有隔空發功,只是吩咐家人為老人買一個房子,答應給老父每年兩萬元零用錢,也不強叫老人戒酒,於是老人搬了新家,每天懷裏揣一瓶酒、一個蘋果去公園打牌,兜裏有用不完的零用錢,不久以後,好了!
沒有電療,沒有化療,沒有吃藥,唯一改變的,就是心情。
我們的心是我們的藥庫,這藥庫的鑰匙在我們自己手上。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